特可爱

看完不喜欢留言的渣…除了薛晓薛什么都吃

喻黄:欲(一)

ooc!ooc!ooc!be!be!be更新龟速,慎入。设定铺的有点大我也不知道要更多久多久能更完´_>`

喻黄小时候比较生疏,直到小学毕业暑假在军营里遇到喻文州,喻文州温水煮青蛙。

黄少天终于小学毕业了,跟他爹软磨硬泡终于征得同意让他暑假在军营特训,没想到遇到了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出门的人。
喻文州在他们这堆人中一直不太合群,据说是因为天生胎弱家里人都不怎么让他出门,就连小学也是请的家教。没想到会在军营遇到他,黄少天刚吃完午饭他爹规定得两小时后才能训练无所事事的黄少天只好骚扰喻文州。
“诶,你爸带你来的?”
“嗯,我有名字”
“那我叫你文州好了,你家人怎么会让你来这?”

小破孩没说两句话就已经自来熟的把头搭人肩膀上新奇的看着喻文州腿上的电脑。他爹妈觉得小破孩破坏力太强了,在家里他基本见不到除了电视外的电子产品。
喻文州侧过头,黄少天遗传自他妈金黄细软的头发骚弄着他的脸颊耳根长期不见阳光的惨白皮肤不由染上一层红霞。黄少天毫无自觉的在他脖颈处磨蹭着,一只手扒着他另一边肩膀一只手试图把他放在键盘上的手移开并不断的到处乱按键盘。

喻文州跟外人交谈仅限长辈,每年生日的时候也只是走个过场通知大家喻家唯一的小少爷还活着。所以对于目前这种情况他有些不知所措。
“兔崽子!没骨头啊给我起来!”
中气十足的怒吼拯救了他,小破孩嗖的一下坐正小身板挺的笔直大声反驳他老子
“人文州都同意了,我们兄弟之间不计较这些!”
黄父被他逗笑了
“这才几分钟啊就哥两好了?你说的那不叫事得问人小喻。”
“小喻!”
小破孩用肩膀撞了撞喻文州边相他眨眨眼,喻文州也相对方眨眨眼不说话。黄少天撅着嘴巴不情不愿的凑近他耳朵叫了声文州,他可不愿意在他老爹面前服软那多没面子啊。
“黄叔,我和少天的确是好兄弟没什么的。而且前几天去医院检查过我可以正常生活了。”

因为先天虚弱,家里人待他小心翼翼连带着邻居对他也一直谨慎对待。他知道黄叔怕少天压着他难受就顺带把目前身体状况说了。
“那就好。”
黄父上手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发直到变得乱七八糟才住手,满足了多年的好奇心,也不怕喻文州乱说,虽然没见过几次还是摸清了小孩的性子从不说虚话实诚!看着两白白嫩嫩的小孩心情很好。

“文州啊如果身体可以的话就来训练吧,慢慢加大力度不会吃不消的,小孩子还是多动动的好。”
“黄叔和我父亲想到一处了。”
喻文州笑笑,刚刚一直板着的笑脸现出两个极浅的酒窝显得整个人越发可爱。黄少天不自觉的盯着两小酒窝看
“那多好啊小喻以后我罩着你,你就安心跟我混吧!”
黄少天虽然很顽皮但是皮肤还是很白,血管的痕迹一直蔓延到耳际,浅褐色的瞳色让他的眼镜看着格外清澈认真。喻文州静静看了一会才点头,小破孩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质疑鼓着腮帮子戳上觊觎已久的酒窝,黄父满不在意的蹬着大军靴转头找喻父打招呼去了。

喻黄:我也不知道要叫什么…

私设如山_(:3」∠)_ooc!ooc!ooc!

夏休期,黄少天早以待不住家了就提前归队。

匆匆忙忙收拾好行李准备下楼买瓶水再去训练室痛痛快快的玩,真是受够家里的老迟钝了。他忽然顿住往回走几步看着虚掩的门毫不犹豫的推开

“队长?没想到你也提早回来了啊要不是家里人一天催我还不想回去呢也不想想家里什么破电脑我和叶修抢boss的时候直接卡掉线了!三次!三次啊!你知道三次是什么概念吗!!!”

一脸闲适的躺在床上看书的喻文州无奈抬头

“少天,饿不饿?”

“话说队长你不说的话我还没注意一早上光顾着收东西了我还没吃饭就来了带这么多东西真是烦死了我都不知道我哪来这么多东西大概是…”

“少天,年假时你也是这么说的。粉丝送的东西得的奖品家里人看了很高兴吧。”

喻文州放下书,走到饮水机前给黄少天倒了杯水

“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安个饮水机,天天在我这蹭。”

喻文州的饮水机顶有两个杯子一个他的一个喻文州的。黄少天几口干完随手放桌子上转身就跟在洗漱穿着的喻文州屁股后面

“当然喜欢了两老一天到晚笑眯眯的家里的那群孩子抱着夜雨声烦不肯撒手有一个特别喜欢你的索克萨尔对了队长要不我们出去逛逛正好我还没吃东西小卢说时代广场新开了荣耀主题甜品店。”

喻文州抓起车钥匙和钱包

“饿了就得吃正餐,吃完饭再去那吧。”

看了看外面温和的夕阳喻文州暗自计划好时间

“我们八点半前回来吧。”

“用得了那么久吗队长?”

“终结者不是上映了吗。”

“嗯!”

黄少天连连点头。

车里舒适的温度让黄少天有些昏昏欲睡,喻文州开了音乐,震耳的套马杆在车里回响黄少天猛的直起身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他对黄少天一笑,嗯,很愉悦的…

“少天忍忍,吃完饭在回去睡觉。”

黄少天终于回神,一脸的纠结

“我不困”

“没事的少天明天再看也不迟”

看黄少天清醒了喻文州伸手关了音乐,黄少天看着他的手眼神复杂

“我好不容易适应了婚礼进行曲…为什么风格变得那么大…”

喻文州笑笑没搭话

“队长我还是想今天看为了补偿我的精神损失今天你得全程请客小卢家是这的用不用叫他啊景熙家离这也不远郑轩说他…”

“少天,不用了。”

黄少天正要张嘴问看着喻文州忽然没了言语,喻文州微笑。

“上次那家的烤鱼?”

“不我要吃堂口的酸汤鱼片不知道为什么好想吃鲶鱼片最好吃了特别特别想吃”

“好。”

喻文州笑笑改了车道。

到了地方喻文州从常年占据后座的口袋里掏出眼镜和口罩递给黄少天,因为他两常常会出来打牙祭喻文州就在车上再备了眼镜口罩。

黄少天对着后视镜整理好向喻文州确认了想认出很困难,停车场人少从侧门来到前台看看人满为患的大厅黄少天放弃了感觉气氛,喻文州出于礼貌褪下口罩眼睛对着前台说出一串电话号码,前台确认后笑着说了包厢位置。

黄少天习以为常一般他说过去哪吃喻文州都会提前打电话订包厢,但是实在不放心那样开车他整整念了一天喻文州终于保证了不会再犯。

所以他都会停了车再发短信或者打电话,虽然黄少天胃刁但是他的手机还是满满的饭店电话。

到了包厢黄少天扯了蒙他一脸的东西甩桌上就瘫坐在椅子上,喻文州一进来就看见黄少天头靠椅靠嘴巴大张四肢摊开翻着白眼看他。喻文州哭笑不得,走过去把人下巴合拢捧着黄少天的脸

“好歹也是公众人物,在外面注意点形象你就不怕把蓝雨的新鲜血液扼杀了。”

喻文州的呼吸掠过他的发丝弄的头皮发痒,四眸相距极近。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推开他放松脖颈。

“离我远点我快成斗鸡眼了,再说不说看是你嘛。”

这家上菜速度一直很快,黄少天填饱肚子后两人就边吃边聊了起来。

“队长这家真是值得虽然东西中上吧也就但是这速度真是没得说我觉得再加点萝卜就更好了沾水肯定换了辣子不够香了我老家有家川味火锅沾水真的很香找他们老板要做法老板说就靠那吃饭还有…”

喻文州往黄少天嘴里塞了根秋葵,黄少天反射性的嚼了嚼然后扯过纸巾一口吐掉喝了好几口汤才压下口里的黏腻感。黄少天夹着一根沉默的看着他,喻文州默默的吃了那根秋葵默默的喝了一杯水。

叶乐:这大概是糖

感觉没写好orz
呃…我是错字受…



叶修老远就看见张佳乐正要开口就听见张佳乐大喊

“老叶闭嘴!!!不许喊我二乐!!!”

叶修站在那任飞扑过来的张佳乐双手捂嘴,至于他一个老宅男怎么能稳立不倒?他是一个善于总结经验的人一回生二回熟嘛。

看着张佳乐一翘一翘的小辫子摆动幅度渐渐减小,叶修伸手玩起小辫子

“怎么想到来H市了?K市离这挺远的,没想到你百米短跑还挺好的。”

张佳乐直起身,微微脸红毕竟也是个宅男体力也好不到哪去,这半天都没缓过来。

“想当年我可是年级第一,你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至于那个…想来就来了管这么多干嘛!”

“哦,那我走了。”

叶修作势转身,张佳乐一把拉住他的手腕

“怎么说你也是主人,哪有不管客人道理?”

“那走吧,这会正好吃饭。”

叶修拉着张佳乐的手慢悠悠的走,谁也没提放手,就好像本该如此。

“咕咕咕咕咕……”

一串微不可闻的声音向起,叶修转头看张佳乐,满脸戏谑。

“看什么看!为了赶时间我没吃早饭,笑我是不人道的!”

叶修哈哈笑着把他拉进旁边的面馆。

“这就是你说的大餐?”

和叶修吃完面两人走在街上,叶修满脸闲适

“晚上带你吃”

说着拉过张佳乐的手,大热天的两人也不嫌热就这样腻腻呼呼晃回兴欣。

黄少生贺:说你们是不是有病!

全世界都爱黄烦烦233333~烦烦生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砸终于肝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谢群里的烦烦给了梗~不会起名(滚!     卧槽!这格式!(哭着)



黄少天今天一上线就被炸了,害的他那台小手机一卡一卡的,等了半天终于缓过了黄少天摩拳擦掌一直只有他把别人弄卡的谁胆子这么大?

然后黄少天傻眼了99+的匿名消息…戳开第一条风格明显

“剑圣大大又老一岁,恭喜又向退役迈进一步”
黄少天大爆手速

“叶不修感情你们这是约好了来刷我呢?来啊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你们全部撂倒谁怕谁!同时做为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劝你一句积点口德别到时候下地狱了人阎王爷不让你做人了那多尴尬啊”

没等回复下一条

“少天生日快乐,以后也一起努力!^_^”

“好的队长!等等你为什么也要匿名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有这么对待寿星公的吗心好累队友爱呢!”

“生快[蛋糕]”

“周队吗?没想到你也记得啊谢谢了啊不过我可不会让着你啊!还有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在玩什么!为什么不能好好祝我!!!”

“黄少生快[蛋糕]——王杰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眼你是不是有病啊微草队长因长期被熊孩子骚扰精神错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生日快乐~\(≧▽≦)/~!!!!相信我一定可以高过你(๑•̀ㅂ•́)و✧!!!”

“滚!你小子皮痒了是不是!!今天加练没练完不许吃饭!”

“黄少生日快乐[蛋糕]——楚云秀”

“谢谢楚姐[鞠躬]”

“前辈生日快来!我一定会打败你!”

“小屁孩先回家治治手癌再来吧”

“黄少生日快乐啊~[蛋糕]——苏沐橙”

“苏妹子?!!真是受宠若惊,谢谢了”

“前辈生日快乐[蛋糕]——孙翔”

“真敷衍…不过还是谢谢了”

“时间过的真快啊,你小子继续加油啊!生日快乐”

“好的魏老大!谢谢魏老大!”

“少天前辈生日快乐٩(ˊᗜˋ*)و——微草 高英杰”

“小高真可爱,谢谢你”

“黄少生日快乐!我请你吃秋葵,有钱~随便吃,管饱”

“乐乐你真慢[嫌弃]秋葵就算了我对鲍鱼比较感兴趣寿星公的礼物你是不是该表示表示?”

差不多全联盟都给他发了匿名,黄少天揉了揉手更新了签名
“我建议你们都去看心理医生”
返回后又把他弄懵了,通通没还嘴,统一的
“新池区810号紫云轩 速来”
手机一阵狂震喻文州的对话框跳出来
“过生日怎么可以没有寿星公呢?都在等你呢少天”
------------------以下才是正剧
到了地方黄少天很疑惑问喻文州
“队长你专门找的?还有你消息竟然在叶修后面???”
“不是,只是问了下粉丝,他们很用心至于”
“他先发现的wifi,乐乐连不上”
叶修反坐椅子把头支在靠背上插嘴道
“对了少天,你要怎么感谢我们这群连夜赶来给你过生日的人”
黄少天白了一脸狭促的叶修视死如归道
“随你们灌!”

魏果:领证了

老板娘生快!!!~\(≧▽≦)/~人生赢家魏老大23333~



打死陈果也不会想到最后她会和魏琛在一起,站在民政局的大门口陈果一阵阵发懵

“媳妇别发愣了,放心办证的九块钱我出”

陈果嫌弃的瞥他一眼,上前抢过魏琛叼着的烟就往地上扔。

“东西带齐了?”

“别啊媳妇这一弄就要好几个钟头里面又不许抽烟。”

175的老爷们一个劲的往168的姑娘身上蹭

“你是要烟还是要我?”

说完陈果就被自己恶心到了。

“那必须是媳妇啊”

表完忠心魏琛把头放陈果颈窝那贴着陈果的锁骨低声说

“媳妇~就一根~”

陈果被他说话的热气弄得鸡皮疙瘩直冒,推开粘着她的老爷们。

“滚那边抽去!”

没等魏琛抽上一口人家工作人员就来催了

“你两还办不办啊?要我说趁早办完回家腻呼去。”

陈果狠狠拧了把魏琛的后腰无视了满脸狰狞的魏琛,笑眯眯的回道

“麻烦了这就来。”

原本魏琛的意思是直接领了证回家就行,陈果扯着他去做体检

“何必那么麻烦呢?”

魏琛不解

“平时怎么说你也不出来我今天也是打这主意,不体检就别领证了!”

看着一脸执拗的陈果魏琛妥协。

走出民政局的魏琛奄奄一息,看着陈果背影忽然笑了上前搂过陈果。

“以后不用自己抗了。”

回到兴欣的魏琛一脸得瑟欠扁,拿着红本本到处骚扰战队成员,方锐一把扯过一看

“卧槽老魏你行啊一声不吭就把证领了!”

魏琛掰开他的手拿回证,原本想用红本本敲方锐顿了顿换只手一巴掌拍在方锐脑门

“点心你给我当心点!坏了你赔得起吗!!来~叫声老板听听~”

“滚滚滚一大股恋爱的酸臭味”

“你这是嫉妒”

魏琛老神在的踱步上楼,陈果正在盘算着把楼上买下来,毕竟成了家有个自己的住所好一点,不过她的打算是慢慢把整栋楼盘下了,搬来搬去的不太方便啊…魏琛握住她拿着笔乱划的手

“有老公在这纠结个什么劲?媳妇你就压榨我吧没事!”

陈果转头看他

“真的?”

“真的。”

魏琛为今天的证件照把胡茬剃干净头发也理的很清爽,平常一口一个老夫的人显得干练干净,露出的黝黑眼眸认真的盯着她

“那就交给你了。”

她听见自己说。

古巴鳄和燕千鸟

古巴鳄又叫菱斑鳄,是中型鳄鱼,体长3米左右。吻相对较短,成鳄体黑而有黄斑。古巴鳄生活于古巴西南部的淡水沼泽中。
燕千鸟专给鳄鱼剔牙,因而得名剔牙鸟,如果没有它,鳄鱼的牙齿会坏死;如果剔牙鸟离开鳄鱼,也会因没有食物而饿死。


于锋醒来时发觉这不是他熟悉的狭小泥塘,他记得他在打盹时好像被麻醉射中了,可恶的人类!
他被放在树下尾巴刚好临水,强健的尾巴把水面拍的水花飞溅巨大的动静惊扰了岸边喝水的动物,附近的鳄鱼忍不住了
“新来的!安静点!不就是又被人类搬来搬去吗!”
他回吼一声正好发现树上那只非常非常小的鸟,被他看见的鸟越发僵硬。
邹远的胆子非常小在他妈耐这性子养多养了他几天之后终于把他踢出家门,他已经在这站了一早上了,好饿…
“那只鸟,下来帮我剔个牙。”
邹远死死盯着他的眼睛越发的大了,于锋咪咪眼
“是不是要我上去啊?”
邹远觉得腿好抖…
于锋看他了半天邹远抖了半天,终于于锋懒得等了借着品种优势一跃而起把站的不是很高的邹远含在嘴里,忍着本能吞咽的欲望于锋趴在岸上张开了嘴,邹远滚出他的嘴浑身都是他的口水呆愣愣的望着他。
“你叫什么?我叫于锋”
耐心的等了很久邹远终于弱弱的回答了
“我…我叫邹远。”

溅水脂鲤

溅水脂鲤 在产卵是雄性会先试跳,然后与珊珊来迟的雌性一起跳上树叶产卵。最后雄性照顾鱼卵直至它们孵化


张佳乐是一条溅水脂鲤,雌的。
又到一年产卵季,他的固定伴侣还没来…周身都是雄鲤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据他所知,他们这种鱼产卵没有固定伴侣,找到谁就是谁。
他和大孙是异类,每年他们产完卵他都会和大孙等到孩子都孵出来然后一起蜜月?人类是用这词的吧?
“张佳乐!”
他回神才发觉自己已经被一群陌生雄鱼包围了,他的伴侣一只右鳍有伤,不同大多数鱼的暗红色鱼正凶悍用尾巴拍开围着他的鱼。张佳乐乱甩他那比正常鱼大的尾巴糊周围鱼一脸同时快速游向大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孙好像更生气了…
“产完卵我们好!好!谈!谈!”
检查了他没什么事孙哲平口气恶狠狠的说。他小心的扯扯孙哲平没伤的鱼鳍
“大孙~我只是想鱼卵早点孵化…”
孙哲平气笑了
“没我你产的卵有卵用?都叫你等我回来了!张佳乐你是不是没长耳朵?”
张佳乐对着鱼鳍非常委屈
“本来就没耳朵再说每年都要在这耗好久,不生你又不许。”
“上次是谁说了不生第二天又拉我来的?”
“…”
“鱼卵孵化了带你去兴欣”
张佳乐欢快的甩着尾巴缠着孙哲平
“快快快!产卵产卵!树叶我早就挑好了!”
孙哲平笑笑追上他,真是小孩子脾气。往年都是他挑叶子的,虽然他是随便找片最近的…
淡红偏粉的鱼依偎着暗红稍大的鱼双双跃出水面,s型的轨迹契合的仿若一体。
一起返回水中后,张佳乐甩甩头甩去那不存在的红晕,尾巴缠上孙哲平的尾巴本来就是一体。“宝宝们要快快孵化啊~”